俄欲單飛,NASA“苦追” 美國宇航員怎么上天?

      分享到:

      俄欲單飛,NASA“苦追” 美國宇航員怎么上天?

      2022年07月28日 09:26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網7月28日電 (記者 孟湘君)當地時間7月26日,俄國家航天集團公司宣布了一個大消息:俄方決定,2024年后退出與美歐等合作的國際空間站項目,并開始組建自己的空間站。

        從美國的回應來看,這個原本被認為秘而不宣的消息,來得有些突然。

        當然,從對俄航天工業發起制裁的那一刻起,美國早該料到會有這一天,從合作伙伴變競爭對手,接下來的太空競賽,將更加激烈!

        資料圖:俄美宇航員乘坐俄“聯盟號”MS-17載人飛船,前往國際空間站。

      資料圖:俄美宇航員乘坐俄“聯盟號”MS-17載人飛船,前往國際空間站。

        【俄準備單飛 普京:很好】

        對俄總統普京匯報相關決定的,是新官上任的俄國家航天集團公司總裁鮑里索夫。

        鮑里索夫指出,俄航天工業正處于“困難局面”下,他將尋求提高標準,為俄經濟提供“必要的空間服務”,包括導航、通信和數據傳輸等。

        他表示,俄羅斯會履行其承擔的所有義務,但已決定在2024年之后退出空間站。到那時,俄太空計劃的主要優先事項,是組建一個自己的軌道服務站(ROSS)。

        資料圖:俄羅斯“聯盟”號飛船發射升空。

      資料圖:俄羅斯“聯盟”號飛船發射升空。

        俄航天集團公司披露了將完全由俄方運營的軌道站草圖,由三到七個模塊,以及一個航天器維護平臺組成,將不早于2028年開建,或于2030年投入運營。

        新軌道站可用作登月基地,可能將駐扎一艘月球飛船,并可監測包括北極在內的整個地球表面。此外,站內還可能安裝一個可容納四名游客的模塊,實現商業太空游。

        普京對此評價稱,這些計劃和決定“很好”。

        資料圖:俄總統普京(右)觀摩俄運載火箭發射,左一為羅戈津。

      資料圖:俄總統普京(右)觀摩俄運載火箭發射,左一為羅戈津。

        鮑里索夫7月中旬才剛被任命,接替在這個位置上干了4年的羅戈津。外媒形容,對鮑里索夫的任命“令人意外”,因為從2011年到2018年,羅戈津一直是監督航天工業的副總理,4年前其“被貶”為航天集團公司總裁之際,正值鮑里索夫當上監督軍工和航天的副總理。

        兩個職位,羅戈津都沒干到底,而鮑里索夫正在重蹈前任走過的路。接連讓兩個前副總理來航天局坐鎮,包括有軍事背景的鮑里索夫,足以說明航天工業在普京心目中的地位。

        【西方“眼中釘”下臺了】

        要回溯俄美在航天探索上的恩怨史,不得不再提一下羅戈津,他是出了名的對美鷹派,西方眼中絕對的“麻煩制造者”。2014年克里米亞入俄時,羅戈津遭到美國制裁,懟起北約和美國來,完全不留情面。

        在俄成功試射“薩爾馬特”洲際導彈和北約成立73周年之際,羅戈津都曾在社交媒體上貼圖,給北約送“大禮”。前一張圖,是一名軍人手持炸彈,炸彈上寫有“給希特勒的禮物”字樣;后一張圖,是俄飛船在太空拍的北約總部俯瞰圖,配文是“我們正在監視你們”。

        俄“資源-P”地球遙感衛星拍攝的布魯塞爾北約總部大樓的衛星圖。圖片來源:俄國家航天集團公司

      俄“資源-P”地球遙感衛星拍攝的布魯塞爾北約總部大樓的衛星圖。圖片來源:俄國家航天集團公司

        羅戈津指責美國發動制裁,讓俄無法進入國際微電子市場并失去商業訂單,粗暴踐踏了“太空無關政治”原則。他曾建議美國“使用蹦床”或者“派發掃帚”,將宇航員送往國際空間站。因為自2011年美國航天飛機歷史性退役之后,所有美國宇航員必須搭乘俄飛船,才能往返國際空間站。

        此外,美國對俄發起制裁后,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曾迫于國會壓力,在俄載人飛船上為美國宇航員買了一個天價座位,用盧布支付。這正是羅戈津想要的效果,他親自宣布了這個“打臉”美國人的消息。

        羅戈津強烈的個人風格讓這些年來俄航天局與NASA的關系跌至冰點。NASA最難以忍受的是,羅戈津曾警告,西方制裁將影響俄對國際空間站軌道的控制和校正,最終或導致500噸重的空間站“不受控地脫軌墜落”。

        當地時間3月30日,哈薩克斯坦,載有美俄宇航員的俄“聯盟”號飛船返回地球。圖為NASA宇航員馬克·范德·海出艙。

      當地時間3月30日,哈薩克斯坦,載有美俄宇航員的俄“聯盟”號飛船返回地球。圖為NASA宇航員馬克·范德·海出艙。

        美媒一度質疑,俄羅斯是否會因被制裁而拒將美國宇航員送回地球。但這是低估了羅戈津。3月30日,俄航天局安全地將一名美國宇航員和兩名俄宇航員送了回來,幫助55歲的NASA宇航員馬克·范德·海成功創下美國單次太空飛行最長時間紀錄。馬克·范德·海正是NASA給“買座位”的那位。

        羅戈津下臺后,美媒叫好聲一片,美國《國會山報》以“德米特里·羅戈津被解雇無法拯救俄太空計劃”為題嘲諷道,事實證明,羅戈津關于不對美國提供飛船的威脅是“空洞的”,因為他們今后可搭乘美國私營公司的飛船,往返空間站。

        還有分析稱,俄軍入烏以來多次作戰動向被西方捕捉到并偷偷通知烏軍,造成俄軍戰場上陷入被動,而羅戈津領導的俄航天局似乎未起到應有的反制作用。此外,黑客組織NB65據稱一度成功入侵俄航天集團與衛星通信控制系統。這些會是羅戈津離開的原因嗎?

        【還要撐8年,美國不想早分家】

        1998年啟動運行的國際空間站,是俄羅斯和美國及其盟友罕見、長期、深度合作的范例。其源于蘇聯解體和美蘇冷戰太空競賽過后,為改善美俄關系提出的一項外交倡議。

        資料圖:從國際空間站內俯瞰地球。

      資料圖:從國際空間站內俯瞰地球。

        組成國際空間站的美國和俄羅斯模塊:

        ·跨越一個足球場大小

        ·在地球上空約400公里軌道上運行

        ·空間站各部分在技術上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美國陀螺儀提供對空間方向的控制、太陽能電池陣列為俄模塊提供電源

        ·俄裝置提供使空間站保持在軌的推進力

        這個項目隨著設備老化已撐不了太久了,但拜登政府還是決定,要讓空間站運營到2030年再退役。

        2022年元旦前夕,NASA承諾,在未來近10年里,繼續與俄方在空間站開展研究。

        但隨著美國宣布制裁俄航空航天業,雙方合作分崩離析,俄方的反彈超乎預料。美國并不愿意這么早就與俄“分家”,早在2月25日,俄軍入烏第二天,NASA就趕緊表態稱,制裁無關國際空間站,將繼續與俄確保空間站安全運行。

        資料圖:俄航天集團工作人員在控制室里工作。圖片來源:Sipaphoto 版權作品 禁止轉載
        資料圖:俄航天集團工作人員在控制室里工作。圖片來源:Sipaphoto 版權作品 禁止轉載

        一路到現在,莫斯科這次退出還是選了一個相對穩妥的時間點,不是立即撂挑子,而是兩年后,因為目前美國會批準對國際空間站的撥款就到2024年。這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沖擊力,但即便如此,華盛頓似乎還是措手不及。

        NASA國際空間站主任羅賓·蓋滕斯表示,俄方未按照兩國政府間協議的要求傳達信息,美方“尚未收到俄方任何官方說法”。而被問及是否希望結束美俄太空合作關系時,她回應:“不,絕對不希望”。

        白宮對俄方公開消息表示“意外”,稱將尋求其他選項減輕潛在影響。

        【未來賽道“備選項”】

        當前階段,離了俄羅斯的飛船,無論是美國還是其盟友國的宇航員,都“上不了天”了?并非如此。

        NASA現在更倚賴私營公司,已給美國三家宇航業公司撥款超4億美元,象征性資助私人開發和運營商用太空站,期望主導低地軌道上的商業經濟。

        獲得撥款的公司有:↓↓

        一、億萬富翁貝索斯的“藍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

        該公司獲撥款1.3億美元,將與內華達山脈集團的航天子公司“山脈空間”以及波音公司合作開發“軌道礁”空間站。其目標是打造一個可供制造、娛樂、體育、游戲和探險等工商用途的綜合性太空中心,計劃2025年至2030年開始運營。

        二、太空硬件與服務公司(Nanoracks)。

        該公司獲1.6億美元,將與洛克希德-馬丁和Voyager Space這兩家公司一起建造“星際實驗室”空間站,計劃2027年運行。空間站將有充氣式棲息地、對接點、用于運貨和起重的機械臂以及實驗室。

        三、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Corp)。

        這是一家宇航與國防科技公司,獲1.3億美元撥款。該公司將開發空間站以實現可持續商業任務,屆時NASA將成為眾多客戶之一。

        美國富豪埃隆·馬斯克。

      美國富豪埃隆·馬斯克。

        至于最廣為人知的全球首富馬斯克的SpaceX公司,不是因為財大氣粗不需要撥款,而是因為它的任務不一樣,此外,它之前鬧出了爭議。

        SpaceX迄今已四次成功用自己研發的可重復利用載人“龍”飛船,運輸多國宇航員往返空間站,降低了美對俄“聯盟”號飛船的依賴度,把NASA變成了最忠實客戶之一。

        因此,當NASA得到SpaceX遠低于其他公司的29億美元報價后,就把“阿爾忒彌斯”登月計劃的月球著陸器合同,獨給了SpaceX一家。

        “藍色起源”公司計劃開發的商業空間站“軌道礁”效果圖。

      “藍色起源”公司計劃開發的商業空間站“軌道礁”效果圖。

        這下競爭對手比如“藍色起源”就不滿意了,一紙投訴鬧到了美國政府問責局,逼得NASA不得不開放競標,把羹分給其他人,否則2024年前進行載人環月飛行的宏大計劃,一定會被拖累。

        但未來,美國宇航員肯定還會乘SpaceX的飛船“上天”。

        雖然美俄這對前冷戰對手橫眉相向,但就在7月,雙方剛簽署一項機組人員交換協議,允許兩國宇航員未來共享彼此的航天器往返國際空間站。關系惡化了,但合作未斷絕,底線也還在,這正是大國博弈的獨特和精彩之處。(完)

      【編輯:張銘心】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天天综合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