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東西問丨班禪:為何說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弘揚藏傳佛教最根本的條件?

      東西問丨班禪:為何說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弘揚藏傳佛教最根本的條件?

      2022年06月18日 19:2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東西問)班禪:為何說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弘揚藏傳佛教最根本的條件?

        中新社拉薩6月18日電 題:班禪:為何說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弘揚藏傳佛教最根本的條件?

        中新社記者 江飛波

        編者按:

        近日,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佛協西藏分會會長班禪額爾德尼·確吉杰布在西藏拉薩與藏傳佛教各教派高僧、西藏大學專家學者、西藏社科院專家學者以及西藏佛學院經師等進行座談,研究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

        其間,班禪稱,藏傳佛教中國化是藏傳佛教在新時代繼續傳承發展的必然條件。“我在同宗教界探討交流時有一個共同的認知,弘揚佛法和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對同一事物的不同表述,也可以理解為藏傳佛教中國化是弘揚藏傳佛教最根本的條件,也是最本質的闡述。”

      6月2日,班禪與藏傳佛教噶舉派高僧座談前,噶舉派高僧向班禪(圖右)敬獻哈達。<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李林 攝
      6月2日,班禪與藏傳佛教噶舉派高僧座談前,噶舉派高僧向班禪(圖右)敬獻哈達。中新社發 李林 攝

        現將班禪座談講話摘編整理,以饗讀者。

        藏傳佛教中國化是藏傳佛教界的時代命題

        我的前世十世班禪大師提過一個概念,叫藏傳佛教再弘期。

        藏傳佛教前弘期是佛教在吐蕃政權條件下,與當時的社會文化,包括政治經濟發展相結合,從而使佛教得到傳播和弘揚,稱為前弘期。此后在西藏地方政教合一制度條件下,藏傳佛教順應當時的社會從而得到發展,我們把它稱之為后弘期。

        我所理解的十世班禪大師所提出的藏傳佛教再弘期,就是藏傳佛教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適應,從而得到弘揚和發展。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社會安定,是衡量當代藏傳佛教中國化的一個標準,也是必由之路。

        世界上、歷史上出現過成千上萬種宗教,如今僅存的并不多,其它的宗教之所以消失、被淘汰,是因為不能同當時的社會,不能同人民的需要、文明的進步相契合、適應。

        藏傳佛教也不例外,如果不能很好地同時代發展、社會需要、人民需求及國家要求相結合,就會被歷史無情淘汰。所以藏傳佛教中國化,是我們作為藏傳佛教界人士,作為熱愛這個宗教的團體要完成的時代命題。

      6月2日,班禪與藏傳佛教格魯派高僧座談中發言。<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李林 攝
      6月2日,班禪與藏傳佛教格魯派高僧座談中發言。中新社發 李林 攝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符合佛教的價值觀、世界觀

        佛教是主張以慈悲為懷、普度眾生為理念的宗教。它產生于古印度這種多神、多造物主的環境。佛教講因果律,它的基本原理、基本信仰是因果律,有因必有果,有聚必有散,有生必有滅。

        佛教承認命由己造、命可改變。我們容易認為因果律是一種宿命論,實際上佛教不承認一個孩子生下來這一生就完全注定了。命運是可以改變的、是自己掌握的,未來是自己創造的。

        后來的歷史傳承發展中,特別是在政教合一的農奴制度下,這種基本原理的解釋產生了變化。其讓老百姓接受當下的這種厄運,說這是前世造的業,別去反抗,好好贖罪,爭取來生有個好的投胎轉世。這是一種異化,是農奴主把宗教當作統治工具。

        佛教是注重依賴辯證邏輯來證明理論的宗教,是一個拒絕盲信、鼓勵理性的宗教。我同信眾接觸、包括講經傳法時會給信眾們講,我們拜完佛以后,不是變得無所畏懼,而是更有敬意。從更加符合佛陀最初的信仰來講,要向佛而行、向善而行。

        真正能夠為社會作貢獻、利他、為眾生造福,這才是真正的修行。如果修行只停留在念經燒香、吃齋拜佛、轉經轉山,而脫離了真正的利益眾生、造福社會、服務人民,就永遠不會有修行的成果。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是歷史的選擇,是人民的選擇,從佛教的角度來看,也是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因果體現,完全符合佛教的價值觀、世界觀。

      6月9日,班禪與西藏社科院專家學者座談中發言。<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李林 攝
      6月9日,班禪與西藏社科院專家學者座談中發言。中新社發 李林 攝

        西藏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是進入社會主義才有的

        佛教傳入中華大地后,在包容性非常強的中華文化的滋潤下,在這里生根發芽、開花結果,造福了千秋萬代。進入現代社會以后,佛教和其它宗教可以并存,且平等、團結。這是其它國家很難做到的。

        西藏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在我們進入社會主義才有的,過去封建農奴制度下,反而是沒有信仰自由。我們要讓信教群眾、民眾認識到正常的藏傳佛教發展應該是什么樣子,真正熱愛藏傳佛教的人,真正熱愛西藏的人,應該走什么樣的路。

        藏傳佛教界人士、廣大僧尼也是社會的一份子,是我們國家的公民。你首先是公民,才會有其它的社會身份。我們現在大力推動“國家意識、公民意識、法治意識”教育,使當代的藏傳佛教界人士、廣大僧尼擁有當代公民的特征。如此,才能融入當代社會。

        我們不能把本應宗教界遵守的清規戒律強加到信教群眾頭上,而是要把群眾的信仰當作我們服務社會、國家和服務人民的機會及平臺。

        老百姓最初選擇信仰宗教,是出于對生活的渴望,對生命的期待。人生當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坎坷,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選擇信仰宗教是為了生活更加幸福,這是他們最初的愿望。那宗教就得從這個角度出發,去做好工作、做好服務,才能夠使得宗教存在的價值一直延續下去。

      6月10日,班禪與西藏佛學院經師座談中發言交流。<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發 李林 攝
      6月10日,班禪與西藏佛學院經師座談中發言交流。中新社發 李林 攝

        更加宏觀、客觀看待藏傳佛教發展的歷史定位

        藏傳佛教中國化最重要的是僧才的質量。佛陀初轉法輪、講法時只有五個弟子,叫五賢良。但是佛法能傳承至今2500年,現在世界有幾億人信仰佛教。這是我們藏傳佛教要思考的,這是因為佛陀當時順應了國法、民心,也看淡了功名利祿,為了真理、為了理想信念,去探索、奮斗。

        站在藏傳佛教的角度來看,愛國愛教是我們的初心,護國利民是我們的使命。這是歷代藏傳佛教先輩們做到的,他們都努力做了,我們當代和未來的藏傳佛教界也必須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

        我們要更加宏觀、客觀地看待藏傳佛教發展。我也經常同宗教界的同仁們講,我們不能局限在自身的范圍,我們要跳出自己的圈子,用歷史的維度,用人類文明的廣度看待藏傳佛教發展的歷史定位,看待藏傳佛教界人士的時代角色。(完)

      【編輯:劉歡】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综合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