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記者手記:南方人受不了的這份酸澀,蘭州人卻拿它來消暑

      記者手記:南方人受不了的這份酸澀,蘭州人卻拿它來消暑

      2022年06月19日 13:0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記者手記:南方人受不了的這份酸澀,蘭州人卻拿它來消暑
          圖為蘭州特色美食漿水面和配菜。(資料圖) 劉玉桃 攝

        中新網蘭州6月19日電 (記者 丁思)高溫之下,何以解暑?連日來,北方高溫強勢返場。蘭州天氣創下新高,持續時間長,部分地區最高氣溫升至37℃以上。

        這么熱的天,吃什么才能消解炎夏的炙熱?午餐時間,當我邀約伙伴一起咥一碗“漿水面”時,北方朋友帶著狐疑又欣慰的眼神笑言,“連南方姑娘都愛吃漿水了,當然了,我們漿水本就是好東西。”

        漿水是蘭州人解暑的首選佳肴。在蘭州,“漿水面”是打開夏天的“消暑菜單”。從南方來的我,都不禁愛上它。

        正如朋友們的驚訝,我與漿水的初次“邂逅”并不美好。恰如南方人接受不了“臭”豆汁兒,北方人接受不了“折耳根”一般。“漿水”,這份源自西北的獨特飲食,其酸腐味、苦酸味總會嚇跑初次體驗的南方食客。

        我來自魚米之鄉的湖北荊州,記得初來蘭州時,看著用塑料袋裝好的漿水,整齊擺放在大街小巷柜臺上,每至夏天下班時,同事就會順手買上一袋拎回家。還會丟下一句話給陪同購買的我,“這玩意兒,你估計吃不慣。”躍躍欲試的我,終究被這股畏難情緒所打敗。

      2021年3月,食客在位于蘭州市城關區的一家飯店內品嘗漿水面。(資料圖) 高展 攝
      2021年3月,食客在位于蘭州市城關區的一家飯店內品嘗漿水面。(資料圖) 高展 攝

        更甚者,當我看著北方朋友品嘗到一處好的漿水后,還拿出塑料瓶,哀求老板勻點裝瓶帶回家,作為熬制漿水的引子。有這么好喝?

        的確好喝。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歲月足以證明,在同一方水土上的食物和人,是需要在長久打磨中逐漸契合。

        來甘肅十多年,我嘗遍了隴原大地各種由面粉精制而成的面食,也日漸愛上了這份清涼一夏的漿水,在獨特的酸度中,中和西北食物厚重的咸度。酸香打底,口味層次清晰,溫厚而不凌厲。

        漿水是一種傳統的發酵食品,食材中包括芹菜和卷心菜等蔬菜。西北人吃漿水歷史悠久,主要分布在甘肅、青海、陜西、寧夏等地。

        在蘭州,把“蓮花菜+芹菜”發酵而來的漿水,用辣椒和蔥加油熗過,再加進面條,一碗地道的西北漿水面出鍋了。漿水面,最適合就著虎皮辣椒或者腌韭菜吃,補充辣味,或增添咸味,總能把面條本身的酸香烘托得恰到好處。

        千百年里,漿水具有的清熱解毒、改善腸胃的保健功能已經被一再確認。

        這些功效還被蘭州大學科研人員所看中,在其中分離出含有豐富的乳酸菌、乙酸菌和酵母菌,并具有較高膽固醇降解能力,可緩解痛風。

        恰如擅長吸取精華的北方人,漿水還與品種多樣的食材彼此探索、碰撞“火花”,漿水酸奶、漿水檸檬薄荷、漿水青檸黃瓜、漿水蜂蜜,甚至漿水火鍋、漿水暖鍋等走入市場,將其“消暑”的功效發揮得淋漓盡致。“漿水”的獨特口感被越來越多人所接納和喜愛,我也推薦給我的南方朋友。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古絲路重鎮的蘭州,從古至今都是一座包容的城市,五湖四海的人們匯集于此,更是將天南地北的美食彼此融為一體。

        如今,蘭州也成為我的第二故鄉,會熬煮漿水的家人總是會冷藏幾罐在冰箱,拌在涼菜中,或是撒上白糖直接飲用,沁人心脾的清涼和恰好的酸度,一掃整日工作的疲憊和奔波。這碗開胃解膩的漿水,更成為連接我和這座城最樸實的一抹“夏日清涼”。(完)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综合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