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歐洲,開著房車去露營 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在歐洲,開著房車去露營 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22年06月26日 01:44 來源: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今年以來“野餐+露營”熱度不減,成為城市居民旅游新潮流

        在歐洲,開著房車去露營 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疫情之前,人們有種情懷叫“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如今由于疫情反復,人們的出行多多少少受到限制,更多人選擇周末去城市的周邊透透氣兒,也順勢催生了一波“露營熱”。在各大社交網站上人們紛紛打卡網紅露營地、曬出美照,收獲了許多熱度。帳篷、篝火、燒烤、折疊桌椅……這些美好畫面讓居住在城市的人們愛上了野外露營,讓親近自然成為一種解壓方式。甚至不少國內綜藝節目也打出了明星戶外城市近郊露營真人秀的招牌,頗受觀眾歡迎。

        也有更多人選擇開著房車出游,成為國內一種新潮流。房車自駕不僅有效避免人群聚集,還能最大限度保障自己居住地方的衛生安全,隔絕病毒傳播。全家人還可以帶上自己心愛的寵物一起享受大自然的樂趣。其實,這種房車自駕的度假方式在歐洲由來已久,尤其是德國人和荷蘭人,他們可以說是歐洲典型的“房車民族”。在歐洲,不僅有著非常完善周到的露營地運營體系,提倡環保的歐洲人也把無痕露營的概念貫徹到每個細節上。

        現代房車出游興起于工業革命后期,如今收費營地已成歐洲的成熟產業

        “一路向前的身影,誰能告訴你此行何方?”這是德國詩人蓋貝爾的詩歌《吉卜賽生活》中的名句,浪漫主義作曲家舒曼非常喜歡這個四海為家的民族,還以此詩為歌詞譜寫了一首合唱作品。“14世紀吉卜賽人初到歐洲,拉著大篷車四處流浪,居無定所。累了就原地支起帳篷,餓了就在野外生火做飯。如果說大篷車是現代房車的雛形,那吉卜賽人則是露營鼻祖。

        公認的現代露營之父是來自倫敦的裁縫托馬斯·海拉姆·侯汀。1853年,9歲的他和父母乘坐馬車穿越美國大草原,一起沿著密西西比河沿岸旅行了數周,他對露營的熱愛也被喚醒。回到英國后,他根據自己的戶外生存經驗寫了一本書,也是世界上第一本《露營者手冊》。

        現代意義上的房車出游最早興起于19世紀英國工業革命后期。1885年,英國人戈登·斯臺普斯發明了第一輛名為“流浪者”的豪華旅行馬車。英國人對這個新式“大篷車”非常熱衷,以至于在1908年引入汽車后不久,歐洲第一個房車俱樂部就成立了。

        與此同時,德國人更崇尚親近自然。1901年德國學生卡爾·費舍爾發起了名為“候鳥”的運動,許多徒步俱樂部紛紛成立,大多數成員都是周末外出郊游的年輕人。沒有父母的叨擾,背著吉他和好友結伴而行,年輕人在戶外野炊、在帳篷里過夜,在大自然里無拘無束地享受著對生活的掌控感。后來其他歐洲的年輕人也效仿起德國的露營者,越來越多的人在農場旁或小河邊搭起了帳篷,在湖面上泛起了小船。

        一戰后,歐洲經濟復蘇,普通人也能夠負擔得起度假的開銷,在戶外露營野餐是當時最經濟實惠的休閑活動,因此格外受到歡迎。人們還發明了羽絨睡袋和充氣床墊等戶外用品。

        世界上第一輛機動房車發明于1931年,據說是起源于一個愛情故事:德國女畫家弗里德爾·埃德爾曼的未婚夫叫阿里斯特·德斯勒夫斯,是一名當地有名的滑雪杖制造商。因為阿里斯特的工作性質需要不斷出差,相愛的兩個人聚少離多。于是弗里德爾想了一個辦法,建一個可以移動的房子,這樣她就既可以陪他出差,也可以隨時畫畫。未婚夫很快實現了她的愿望,建造了一個有三張床和一個升降屋頂的“拖掛車”,這項發明也催生了德國專門生產房車的德福房車公司。

        1970年代初歐洲經濟飛速發展,汽車成為中產家庭的標配,加上法定節日等得到廣泛推行,一家人開房車去露營地度假開始大規模走入普通百姓家庭。到了21世紀初,戶外露營在歐洲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完善成熟的產業。各國的收費營地數量在短時間內迅速增加。競爭之下,營地服務也不再僅僅局限于房車位、帳篷營位等基礎設施,還包括游泳池、迷你高爾夫、兒童樂園和餐廳酒吧等娛樂設施。

        房車起源于德國,迅速普及到歐洲甚至全世界。自1962年起,德國杜塞爾多夫市每年都會舉辦世界最大的汽車露營及房車展覽會,全歐洲數萬名露營愛好者會不遠萬里地自駕房車慕名而來。房車的類型也不斷推陳出新,在最基本的拖掛式和自行式房車基礎上,又增添了可折疊式和皮卡駝背式房車。通常情況下,只要車的重量不超過3.5噸,一般的駕照就能開。房車的價格也從幾萬至上百萬歐元不等,據說2022年最貴的奢華頂級配置房車可達650萬歐元。

        德國、荷蘭、英國、瑞士,誰是歐洲露營的高級玩家?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歐洲已經發展成為真正的露營天堂。據2021年最新統計,在歐洲開放式露營地擁有量排列前四的國家分別是法國、英國、德國和荷蘭,基本都有兩三千個正規成熟的露營場地。

        無論是在北邊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夏季,還是在南歐亞平寧山脈的秋日;無論是在東歐松樹林中的家庭度假屋,還是在北海或波羅的海沿岸——隨時隨地都可以找到風景優美的露營地。不同國家也在各自的地理環境和歷史背景下衍生出各有特色的露營方式。

        1.德國:在樹梢上掛帳篷

        露營旅游是德國旅游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據2021年最新統計,約有196萬個德國家庭擁有自己的房車。與此同時,德國有3097個開放式露營地,提供超過20萬個停車位。2021年,約有3300萬人次在德國露營地過夜,與2020相比,過夜住宿增加了6.3%。約有160萬是外國客人,其中一半是荷蘭人。

        清澈的湖泊、大片的森林,德國巴伐利亞州是愛好登山露營者的首選。這里值得推薦的是位于拜仁州東阿爾高縣菲森附近的Camping Hopfensee,是獲得一致好評的五星級露營地,著名的Hopfensee湖泊也在附近。開放時間一般是每年4月到12月,有377個停車位,費用15至17歐元每晚。不一定要開房車來此,也可以單獨租度假屋和帳篷。另外,從這里去州府慕尼黑或者奧地利的滑雪勝地因斯布魯克,開車只需要不到兩個小時,交通便利。

        在巴伐利亞還有一種不同尋常的露營方式,在樹枝上懸掛帳篷,露營客可以體驗一把在空中搖蕩的心跳。試想一下,和心愛的人在空中一起欣賞夕陽落下樹梢,看著遠處的阿爾卑斯山漸漸暗沉,然后像是在搖擺的搖籃中相擁著入睡。這種懸空的緊張感如同“吊橋效應”,與愛人的感情可以迅速升溫,是風動,還是幡動?都不是,這是心動的感覺。

        2.荷蘭:在沙灘上仰望星空

        荷蘭的國土面積還不到重慶的一半,但擁有2739個露營地,也是歐洲露營地最密集的國家。小小的荷蘭有近9萬輛房車,荷蘭房車俱樂部(NKC)的會員人數已達31227人。在歐洲,隨處可見開著房車全家上路的荷蘭家庭,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漂泊的荷蘭人”。

        荷蘭也因其無與倫比的露營體驗而聞名。除了森林和草場,度假的旅客主要喜歡去海濱或者海島。比如荷蘭的瓦登群島,每天躺在沙灘上享受日光浴,在蔚藍的海中潛泳,帳篷搭在和浪花一步之遙的沙灘上。在歐洲有這么一種說法:如果沒有去過瓦登群島,那你一定去了個假荷蘭。

        荷蘭五星級海濱房車露營地Tempelhof位于荷蘭北部,靠近北海,步行15分鐘即可到達干凈、綿延數英里的Callantsoog海灘。營地內有500個營位,還有4所豪華別墅,每人每晚的費用從30到70歐元不等。相比德國的露營地,這里的特色是在冬季也開放。

        咸澀的海風拂過沙丘,附近的郁金香花田正在盛開,遠處荷蘭的大風車在緩慢地轉動。白天,露營者可以一邊吹著海風,一邊聽著海浪,讓日常生活的壓力消退到遠方。傍晚,朋友家人圍坐在篝火邊,一邊看著天上的星星,一邊吃著燒烤、喝著冰鎮啤酒,這畫面大概詮釋了很多人心中向往的生活的一種吧。

        3.英國:在教堂里搭帳篷

        和德國、荷蘭的情況相似,由于疫情影響國際旅行受到嚴重限制,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露營度假這一安全穩妥的方式。2020年是英國露營創紀錄的一年,47.5%的英國家長至少帶著孩子做一次營地旅行,平均消費為每人186.23英鎊。英國有5452個住宿地點(不包括度假屋),其中有4478個露營地接受房車。都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英國露營者也是高級露營玩家,甚至把主意打到了當地教堂的身上。

        “Champing”是英國人發明的新詞,把“church”教堂和“camping”露營,組合為champing。可以翻譯成教堂露營。從2015年開始,英格蘭允許露營客在指定的19座教堂里過夜。甚至可以在祈禱長椅上鋪床睡覺,在祭壇旁或者管風琴前支起帳篷。清晨伴隨著教堂屋頂的鐘聲醒來,迎著第一縷陽光爬上鐘樓把全城的美景盡收眼底。

        教堂的舒適度肯定和酒店標房沒法相比,床通常只是簡單的躺椅,廁所也很簡陋,更別提早餐和洗澡的地方。而且費用也不便宜,一般費用周一到周五大概49英鎊每晚,在周末稍微貴一些要59英鎊每晚。所有收入都用在教堂的翻新和維修上。

        雖然教堂露營又貴又不舒服,但是對于宗教朝圣者或者喜歡新奇體驗的背包客來說,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這19座可以過夜的教堂里面陳設各不相同。例如,位于北安普敦郡的Thelwall諸圣堂,建在陡峭的砂巖之上。這座始建于中世紀的教堂是英格蘭“教堂露營”的發起者。還有位于英國肯特郡的Cooling小鎮上的圣詹姆斯教堂,這里是作家狄更斯的粉絲打卡的必經之地。受到這里教堂墓地的啟發,狄更斯創作了經典作品《遠大前程》第一章。

        另外,位于蘇格蘭最北部的Sandwich小鎮上的圣彼得柯克教堂也值得一宿。從這里不但可以直接看到大海,而且可以體驗一個古老習俗:每天晚上8點從教堂傳來的宵禁鐘聲,陪伴了英格蘭500多年。

        4.瑞士:在雪山上安營扎寨

        2021年瑞士共有約8萬輛房車登記在冊,數量是過去10年的一倍。瑞士一共有396個露營地,其中307個可以停靠房車,大多數位于瓦萊州和伯爾尼旅游區。無論爬山徒步、滑雪溜冰,還是帆船跳傘……一年四季的戶外活動總是離不開阿爾卑斯的山山水水。

        倚靠自然風光這一優勢,每年來瑞士觀光滑雪的游客人數超過15萬人次。對于每一個瑞士人來說,滑雪更是上至九十九下到剛會走的全民運動。即使在2020年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候,瑞士的雪場仍然堅持對所有的游客開放,可見滑雪是瑞士人的真愛。

        作為瑞士最受歡迎的營地,少女峰假日公園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到這里體驗雪山下的木屋生活。營地還為所有游客免費提供去往滑雪場的班車服務,營地中也設有專門的滑雪用具商店。

        試想一下,在瑞士最豪華的Zermatt雪場,坐著鑲嵌了28萬顆施華洛世奇水晶的纜車,透過腳下的玻璃地板可以看到上萬年形成的冰川,僅用9分鐘就能到達海拔3821米歐洲最高的車站,然后踏著雪板一沖而下。在體驗了風馳電掣的速度之后,去雪山腳下的桑拿房里蒸得渾身熱氣騰騰,然后再去小酒館點上一杯精釀啤酒,吃上一份暖暖的奶酪火鍋,那份舒爽和愜意是身上每一根汗毛都能感受得到的。酒足飯飽之后,回到小木屋,一邊烤火一邊眺望雪山,人生的意義似乎也悟到了幾分。

        在歐洲露營也有“社交屬性”,可以與陌生人迅速成為好友

        在歐洲,露營跟滑雪一樣,都具有社交屬性。在一種放松的狀態下去接近大自然,無論是面對親朋好友還是陌生人,大家都會卸下心防、無話不談。

        和城市里的居民區一樣,房車營地也有左鄰右舍。不同之處在于,城市里面鄰里之間很少往來,甚至不知道對門住的是誰。而寧靜的大自然讓陌生人之間的距離也不自覺地拉近了許多。尤其是一到做飯的時候,鄰居做什么菜,喝什么酒彼此都能看得見。雖然房車廚房里面有爐灶,但是很多人習慣自己帶一個小煤氣灶,在草地上支起攤子,一邊做飯一邊聊天,聊得興致正濃就索性互相邀請,聚在一起用餐。我的中國朋友每次拿出筷子的時候,總會被其他好奇的露營客圍觀,這樣一來二去,當房車再次上路時,大家已經成了朋友。

        露營地也是小孩子的樂園,一幫年齡相仿的小伙伴一起學滑輪車、騎自行車,結伴去游泳。年紀大一點的孩子早上會去幫家里人買面包準備早餐,吃完飯也會幫著父母收拾碗筷、清理衛生。朋友的男友告訴我,他從小就跟著父母出來露營。以后如果有孩子了,也會帶著寶寶繼續去露營,這是一種家庭傳統,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傳承。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疫情期間營地的占用率被要求控制在50%至70%之間,以保證相鄰帳篷或房車之間留有大片開闊空間,因此熱門露營地的車位非常搶手,一定要提前預訂。

        我有一個在德國生活的華裔好友是小有名氣的房車自駕博主,她和男朋友用攢了三年的積蓄改裝了一輛面包車。現在幾乎每個周末和假期他們都會開車短途旅行,到目前為止開了差不多3.5萬公里,相當于從德國到中國開一個往返的距離。她對我說:“每次長途旅行沒有具體目的地,只有大致的旅行方向。旅途中總會有很多驚喜和新的發現!”

        “精致露營”還是“生態露營”?最好的方式就是“乘興而來,無痕而歸”

        相對于有些地方流行的精致露營,比如高顏值的美食、音質上乘的音響、復古的煤油燈,還有愛馬仕的帳篷和露天投影儀……歐洲更提倡“無痕原則”,工作人員會督促露營客對自然環境負責,成為可持續環保的旅行者。旅行結束時帶走產生的所有垃圾,就像從沒來過一樣。

        非常相似的是,歐洲也出現了一個新趨勢叫“生態露營”,各國的露營機構都致力于可持續發展的旅游管理。在德國、意大利、奧地利和瑞士有超過230個露營地被官方授予了生態營地的印章。從節約用水到能源循環利用,以及使用太陽能電池板發電,分類和回收綠色垃圾,為殘障人士建造無障礙的專用設施。營地的負責人還致力于保護當地的野生動植物,鼓勵露宿的客人在周邊出游時順便把看到的垃圾帶回營地。

        很多人認為露營就是在深山老林里找個地方支起帳篷過夜,然而在歐洲大多數國家露營不等于野營。嚴格來講,在未經官方批準的地方或者私人領地上私自野營是違法的。尤其是在德國,隨意在森林里、田野間或草地上搭建帳篷都是違法的,因此最好在出行前做好功課。一般拖掛式房車只能在提供水電配套設施的房車營地過夜,自行式房車也不可以盲目地在野外扎營。一是會破壞野生動植物的生存環境,二是出于對游客自身安全的考慮。

        大自然的愛好者親近自然的最好方式就是“乘興而來,無痕而歸”。 

        文/任淼淼 (現居德國)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综合在线网